比人还要高的书柜里堆着满满当当的书籍,书案上摆着一本《毂梁传》,正翻到一半的位置,上面还有标注。书的旁边铺着白纸,上面写的字着实是好看。

  与书柜和书案上的文房四宝格格不入的便是床榻和斗柜了,皆是简陋破旧,被褥都残破得露出发黄的棉花了,褥单亦是好几个补丁。斗柜里装的是什么,目前不方便查看,但想必也就是些衣物之类的。

  莫小玖看向杨开炎道:“看你吃的穿的都极其简朴,可你屋里的书甚多,还有笔墨纸砚,一年下来,也花销不少吧?”

  杨开炎道:“在下志在仕途,手中的花销除了必要的生活所需外,皆用来买书和笔墨纸张。”

  莫小玖冷然一笑:“若是你不犯下前日那桩案子,指不定还能与我一道前往州府去参加府试。”

  燕巫时看着杨开炎微微发颤的身体和紧握的拳头,心中已然清楚这桩案子算是破了,他好整以瑕地看着莫小玖,想听她要如何说。

  这时恰好阿束和汤县令也走了进来,他们是安排好了那边的事情,过来看情况的。

Copyright ? 2014-2021 cizgiperde.com 娱网棋牌大厅 版权所有  网站地图